首页>上海新闻 > 上海居民污泥地寻找臭味源头却无果 每晚只能住宾馆

上海居民污泥地寻找臭味源头却无果 每晚只能住宾馆

[摘要]上海居民污泥地寻找臭味源头却无果,村里来人将散发臭味的地方用白色塑料纸袋盖了起来,以降低臭味程度。初步估计地下的污染物应该埋了20年左右。当地居民每晚只能住宾馆。
上海一污泥地找不到臭气源 居民每晚无奈住宾馆

第三方队伍正在发出臭味的污泥地进行监测

手机抓拍下的一张图,无意间将照片分割成两边,一边是绿油油的农田,生机盎然,另一边是黑灰色的污泥地。照片拍摄点位于松江区叶榭镇八字桥村的天窗路边,6月20日下午1点。

在此之前,早就有居民注意到这块污泥地散发出的臭味,村里本来计划将这块废弃地改良成农地,随着挖泥机刨开厚厚的一堆泥土,恶臭扑进了周边居民家中。村里将这些居民安排进了旅馆暂时居住。“臭得根本不能住人。”村里的一位杨阿姨说。

臭味阵阵突袭村民

杨阿姨的家离这片污泥地大约五十米,“以前风吹过来,经常会闻到,只是若有若无,也没太当回事,最近变得特别严重”。近来,村里想对这块废弃地进行改良,看看是不是可以开发成农地。“半个月前将覆盖在上面的泥挖走,随后就变得很臭很臭。”杨阿姨抱怨,每天闻多了,感觉特别难受。

据村里其他村民回忆,这块污泥地之前是一条小河,后来被填上就成了一个坑,原先这边还有皮革厂,“厂里员工将垃圾都放在这边,最先是养鸡场,后来是皮革厂,再后来就是一些倒垃圾的。”小橘从小就在八字桥村长大,看着这块污泥地前前后后变化不断。“几年前养鸡场到期拆了,后来这地就一直这样,乱七八糟。”据叶榭镇安全监督检查管理所所长孙辉透露,初步估计地下的污染物应该埋了20年左右。

记者在污泥地待了两个小时,感觉到阵阵胸闷和轻微灼烧感。赵大叔的女儿在臭味出现后不久就拨通了相关电话,村里想了个办法,将一群老人家安排到镇上的旅馆居住。“房子处在下风口,风一吹过来,那味道根本不能住人。”孙辉表示,在臭味出现后,将居民暂时安排进宾馆是最好的方式,“大约有五六户居民现在住在宾馆。”孙辉告诉记者,“等到结果出来后,如果检测部门说对周边居民影响不大,就可以让居民回家继续居住。”

寻找臭味源头却无果

6月17日,村里来人将散发臭味的地方用白色塑料纸袋盖了起来,以降低臭味程度。上海纺织节能环保中心工作人员卢聪表示,他和他的团队从6月25日开始介入八字桥村的这片污染地监测一事,“因为我们是专门做这些农村环境监测的,所以松江环保局和叶榭镇政府委托我们过来取样调查。”

临近25日傍晚6点,卢聪和他的团队还在污染地打孔取样,机器的轰鸣声在空旷的地面上不断作响。卢聪和他的团队表示,如果不知道污泥地里的问题是怎样造成的,就没有办法判断污染来源,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,“所以我们只能做检测化验。”卢聪告诉记者,目前,他只能凭借经验判断污染物是油泥和一些化工原料,检测出之后才能进一步确定。

在这块污泥地隔壁有一家油品厂,有人认为那些古怪气味的来源是该厂。孙辉告诉记者,这家工厂审批建立的时间较早,核查下来也全部合乎规范。孙辉说道,这家厂不是生产油的,它只是用于运输。检测下来污染源和这家厂没有什么关系。26日下午,记者看到卢聪和他的团队在油厂打孔取样。

结果估计还要等

26日上午9点,卢聪告诉记者,“早上我找村主任协商好了,他带我找到了污染地旁农田的主人。”用卢聪的话来说,这样终于可以在农田里打孔采样以确定农田是否被污染,“不过一般结果出来起码要一周的时间”。孙辉表示,等到结果出来了,还要继续询问专家,和领导制定方案,“我们总要找出一套可以完全解决老百姓问题的方案”,估计还要再等一个月左右。

上海的雨季拖慢了卢聪他们的进度,一直要等到雨停才能开始搭棚子阻隔臭味,“第一步要先开排水沟,不让雨水从污染区域流过去”,他似乎已经想好了采样化验之后的具体处理步骤,孙辉告诉记者,之后还要继续招标污染处理的公司,但并不一定只用一家公司,“如果棚子搭好,臭味阻断了,居民就可以回家了”。

距离臭味出现一星期后,村民表示,除了看到污染地有几个人,其他并无任何改变,27日记者拨打松江区环保局办公室电话时始终无人接听。

松江区环保监测站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解释,污染地下边埋的污染物极有可能是多年前一些个人的行为所致,“现在过了这么久,很难查得出来,不过大家都很关心,所以在抓紧监测,等结果出来了再讨论决定”。

一直到昨日,雨水暂停,卢聪告诉记者,“明天可以开始建大棚了”,由于阳光照射,这片污染地的气味越发严重,“我闻了一个下午,只想吐。”卢聪说。

责编:李智恒

问题投诉

文章标签